關於部落格
全人領袖成長團隊
  • 937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想起那段大考的日子

今年是女兒與大兒子的大考年,一個考大學、一個考高中,所以家中氣氛異常嚴肅,每個人心頭就像壓著一塊大石頭一般,老是提不起勁來。許多家中例行的活動,例如:春節返鄉、爺爺奶奶來訪、慶祝母親節,大夥像有默契一般,總會縮減時程,儘量減少活動量,為的是讓兩個孩子維持一種關鍵時刻的「緊張感」。   下班回家和大兒子寒暄後,又上樓和女兒閒聊了幾句,一樣是緊繃的心情籠罩在她粉紅色系的房間裡。回到客廳,自己一個人隨意坐著,這時候似乎有一種寂靜的「呼喚」,一時思緒回溯到當年面臨大考日子的記憶片段。我試著去想在那些日子裡,身旁的「重要他人」在做什麼?!他們所做的帶給當時的我什麼影響與意義?我不知道這種深刻地「心靈倒帶」會有何種啟發,但我想上帝總會在我們謙卑時,為生命加上積極的意義。 父母的同在與支持   在那炎熱的暑氣中,記起禮拜天自己孤坐在操場旁鳳凰木下的書桌前,不遠處還有許多如同孤島般一起奮鬥聯考的同學,一尊一尊的,在偶爾劃破寂靜的夏蟬聲響中,我看到了藍天白雲、青草綠地,也看到不遠處因讀書疲倦而滿臉油光、雙眼迷離的同學們。從早到晚,單純的心靈石版上寫的就是「我要考上第一志願」,心思純粹到近乎「清澈」,而那正是我生命中「最積極」的時刻之一。   我不太記得母親在那段日子裡的角色,因為負責柴米油鹽的工作應當是最尋常不過的,但也許她正默默承受許多壓力,因那時祖母長居家裡,面對傳統的婆婆,身為職業婦女的現代媳婦的心情,我想那就夠叫人費神琢磨了!不過我記得母親常用溫熱的宵夜等著補完習的我,當電鍋打開,一碗盛滿菜餚與飯、加上一碗湯所融合出來那獨有的剩菜香,一直到如今仍令我懷念。吃著飯,享受著國三考生難得的一刻清閒,在深夜徘徊的月光下,我覺得那是最幸福不過的事。   父親當時是我的英文老師,也是班導師,所以有著多重的角色與關係。他的身影在我國三那年是最鮮明的,許多時候自己情緒的晃盪,就像是由他操弄一樣,或喜、或怒、或「唉」、或樂,父親像帶動皮影傀儡的老師傅一般,是那些日子裡影響我最大的人物。父親是個不擅長表達感情的傳統「男人」,他關心我們,以我們為榮,但永遠記得的是,每每當我上台領獎時,他總戴著一副大大的太陽眼鏡,遠遠地看著,我永遠也不知道在那墨鏡下,父親的眼睛是否是笑的?!但我相信那時他的瞳孔中,一定只滿映著兒子的身影。   那一段日子裡的我,壓力大嗎?我想答案是「絕對的」,最令我驚訝的是,父親在我第一次模擬考因數學失常而慘敗時,並沒有對我失去信心,他循循善誘地告訴我:「雖然有人說你『過去的成績都是靠死記才得分的!』但我相信你只是不熟悉模擬考的題型罷了,加油!」向來嚴格的父親如此的寬容與信任,我相信是其後我能迅速恢復自信而成績恢復水準的關鍵因素。許多時候,父母的一句話、一個眼神、一個觸摸,帶給兒女竟是如此巨大的安慰與幫助! 父母的愛是完成式   在那一段日子裡,其實沒有多少驚嘆號、多少問號,有的只是平淡無奇的逗號與句點。我可以感受到,如今兒女們正在經歷同樣的「苦悶」與「乏味」,這日子也許會過得很快,也留不下多少絢爛的回憶,但這就像「宿命」一般的弔詭,彷彿只有經過如此慘澹的歲月,一個少年、少女才有可能蛻變成為更能面對未來人生各項壓力的生命勇士。   靜謐中思想著自己走過的人生片段,有一種「感恩」的心情漸次由心底升起,我想「父母的愛」像無名溪一樣汩汩流動,既沒有澎湃洶湧,也沒有嗚咽鳴響,但那陪伴著我成長的「愛」,是當時的我,不能缺乏的生命元素。或許是那個時代的特性,親子間做得多、說得少,但讓我覺得幸運的是,父母「沒有缺席」,並且用「愛與支持」陪我度過了那一段悠悠晃晃的青澀歲月。   我走回女兒的房間,依然低頭讀書的她,沒有發覺我的來到,站了一下,我輕聲說:「加油!高三是很辛苦的!」沒看女兒的表情,我返身走了,因為我想「愛」的「限時信」是送達了!再走到兒子房間,同樣的腳本重演一遍,雖然看到兒子又像頑童一般哼哼啊啊,加上肢體動作回應,表示他知道了,但我的心是滿足的,是安穩的,因為將來在兒女「那一段日子」的回憶裡,「父母的愛」會是「完成式」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