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全人領袖成長團隊
  • 93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心得:『兒童哲學‧創意思考』活動,主講者是奧斯卡.柏尼菲 Oscar Brenifier

昨天去參加法國讀書樂在台灣『兒童哲學‧創意思考』活動,主講者是奧斯卡.柏尼菲 Oscar Brenifier(法國哲學博士暨童書作家)。上午場是他和親子的互動,下午場是他和教育工作者或是學生、一般人士的互動,這二場的過程都很精采,我將過程體驗的和家長們分享。 奧斯卡.柏尼菲邀請一個孩子和他互動, 問孩子:「你是不是覺得要對人一直保持和善?」 孩子:「是!」 奧斯卡.柏尼菲:「如果朋友用力打你頭,你還會對他一直保持和善嗎?」孩子:「會!」 奧斯卡.柏尼菲問其他的孩子:「你們相信他說的嗎?相信的請舉手!」沒有孩子舉手。 奧斯卡.柏尼菲又問其他的孩子:「你們不相信他說的請舉手!」 大多數孩子都舉手。 此時奧斯卡.柏尼菲再回頭問那一個小孩,她們都不相信你會,你真的可以嗎? 孩子:「可以!」 奧斯卡.柏尼菲:「你想不想知道他們為什麼不相信?」孩子點頭。 奧斯卡.柏尼菲:「你拿麥克風去問剛舉手的其中一個孩子,問問他為什麼不相信!」孩子便去詢問了其中一個舉手的小孩。 孩子:「我說的你為什麼不相信?」 回答者:「你說的是假的騙人的!」 孩子:「我是真的!」 奧斯卡.柏尼菲:「他們不相信是他們有道理還是他們說錯了?你會不會說謊呢?從不會嗎?」 孩子:「會。」 奧斯卡.柏尼菲:「有時也會,那麼,有一個人打你時,你是真的還是假的會對他保持和善?」 孩子:「真的!」(口氣提高且表示肯定語氣) 奧斯卡.柏尼菲:「現覺得是真的還是假的呢?覺得他說的是真的舉手!」 現場家長有人舉手,但小孩舉手不多。 奧斯卡.柏尼菲:「大人舉手是要表示一種鼓勵,但是小孩舉的不多,小孩相信真理較大人為高,所以大人的舉動你以為是正面的,有時是讓孩子學會說謊。」最後請孩子向全部的孩子說:「謝謝你們告訴我你心裡想的。」 以上的對話是奧斯卡.柏尼菲邀請了三位孩子就同一個問題來談,三個孩子所引發的思維都不一樣,我將現場一個互動對談記錄下來。當場互動的氣氛我很喜歡,過程中還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表情與肢體,甚至是口氣的不同,這些都呈現當事者的情緒狀態,奧斯卡.柏尼菲在和人互動時都會同時注意這些,然後和孩子一一對談,引出孩子思維中的想法,並且去誠實面對。 有一個孩子所認為對人和善的觀點是基於他是跟隨的心態,自己沒有想法,所以在他的回答裡用的字眼多是好像、應該、大概..等不肯定直接的回覆,這讓我想到大人,我們也常將自己心理真正的想法隱藏,用合理的語詞或是道德規範的看法套在自己身上,表達出的想法只是迎合外界認同的,而不是心裡真正所感受到的。 孩子的世界單純直接,孩子表達的是他真正的感受和想法,因此對話中,他們的表達溝通只要讓對方明白他的思維,而沒有道德價值評斷,因此沒有擔心傷不傷害的問題,沒有面子問題,沒有你會怎麼看我的問題。這是我們大人要和孩子好好學習的。 奧斯卡.柏尼菲:「頭腦不喜歡什麼就不去想了,真實真相是很痛苦的,所以大人不想。」他鼓勵現場的親子要去練習想難的。他提出的我也認同,我常在鼓勵孩子面對學習的困難,生命的瓶頸。我常問孩子:「你現在覺得難的,會不會因為你不去管它就消失?或是困難自動不見?」孩子都知道不會。當我問孩子要現在學還是以後學,孩子會回答我:「現在學!」我說很棒!你願意學這麼難的事,我會陪著你一起學會! 奧斯卡.柏尼菲:「來找我不是解決問題,而是喜歡問題。」這和我的教育理念一樣,我常對家長說,當孩子出現問題時,是很好的學習機會, 而不是一味的問老師要如何解決問題。其實我們提供的有些人未必會聽。所以我相信當家長願意擁抱問題,接受問題的到來,其實答案與解決方式都會出現,而你們也會開始喜歡問題,如我一般,享受擁抱問題的思考及處理歷程更甚急著跳到問題消失的位置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